答:我觉得,第一个障碍从思想认识上说,很多人都想,为什么过了这么久,你们还要搞这个,有这个必要吗,就象上次我和王选在浙江电视台做谈话的时候,就有网民提出这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是,我们现在都是民间在搞,没有一个组织在支持,王选也是个人的,有的依附于新四军联合会,有的是依附于爱国主义基地,没有一个经过民政部门批准的组织。第三个是经费上的问题。因为没有一个组织,这样如果有企业要赞助的话,不能开具发票,企业无法入帐。官司打下去耗资巨大,很难撑下去。我原来对王选说,你当选2003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后,应该把主要精力转移到资金的募集上来,不然接下去会很累。

答:我觉得我们最主要的工作是要把证据固定下来,因为不管在国内或国外起诉,哪怕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控告,证据是很重要的,很多受害者,现在7、80岁了,这些工作如果我们现在不做,再过10年,就很难再做了。以往一些材料,我们在学术讨论上是可以用的,但拿来作法律诉讼,是不一样的。我们全国律师协会规定律师每年都要办一些法律援助案子。象这样的日本战争的受害者,应该把这些作为法律援助的案子排进去,但目前还没有。如果规定每个律师每年办2件这样的案子,全国就有28万件,这样会对解决战争遗留问题起很大作用。我现在已经有一个提纲,只要按照这些步骤做,每个人都可以做这种调查工作,比如笔录怎么做,摁指纹怎么摁,很有操作性。

答:我觉得这些网友都是自愿的,发自内心的,是中国人真实情感的表达,大家对日本政府一直拖延不解决战争遗留问题表示强烈的不满,遗留问题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阶段,再不解决会影响中日两国的感情。

答:我们应该从小事做起,比如参与受害者的调查,还有对调查工作的宣传。只要日本政府不解决战争遗留问题,我们就应该把这件事继续下去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midtnshooters.com/,弗赖堡队

admif yabo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